close

巴掌大的日光從眼裏的血絲處悄悄擠出來,那茫然的樣子,就如同八千裏路的搖擺與躊躇,我以為還有回頭的可能,只是再無人不惜一切代價,把我救出來。
影子不是影子,風不是風,突然想起了葛羅麗亞對安東尼說過的一句話,你和風一樣的乾淨,乾淨的讓人想要遠離。
這十多年的心安理得,終是換來了你不屑一顧的離開,冷清的模樣,像極了每一滴淚融進寒冰時的落寞,一點一點,從翻滾的願景村 退費血液裏滲進五臟內,任苦澀的味道久久縈繞。
我是一匹等待消亡的野馬,在沒有根的地方生長,沒有水源,有的,只是無盡的風沙纏卷,連呼吸的功能都沒有。依靠空洞的灰塵汲取營養,我早已沒了退路。
當一個溫暖的軀體躺在冰冷的手術臺上時,一顆心唱出兩種風情,熱辣而枯萎,溫涼而苦澀,就這樣,我在逐漸昏迷中想起了你傴僂的背影。
在經過七百二十天的瘋狂墮落後,在遙遠的黃土堆下,你還好嗎?在忍受寒風淋淋的披灑中,你憔悴的面孔,是否早已白骨旬旬?
在很多個夜晚,在枯燥的麻醉後,我一直在想,你的離開,讓我學會了什麼?結果什麼都沒有,只是心裏缺了一塊,很深很深。集我一生之溫暖,也無法忘懷你冷冷的溫度。
在很早很早以前,我做了一個夢,夢中,姑奶穿著紅色衣服,淡笑地看著我,透過她那雙枯爛的眼睛,我似乎看到了你的樣子,一瞬間衰敗的落魄感,心都要碎了。
你坐在那裏,手上打著點滴,那是維持生命的救助劑,你恨鐵不成鋼地對我說:“你...不會有多大出息。”
於是這句話成了我夢魘中最糾結的風口,我怕,怕一生的努力,也無法掙脫開你留下的恨意,你恨我,是的,我一直承認。
可我沒有資格去解釋什麼,從生到死,明明只是幾秒鐘的事,可是默默活著的我們,願景村 退費卻永遠無法接受這一殘酷的現實,就像我無法接受你的突然離開。
當我站在你曾經坐著的地方,看著手上留下的痕跡,那一刻,我默然了,我終於想起了在你手背上留下的幾百個針眼,那細小的維度,悄悄纏進我無盡頭的日牽夜掛中。
或許我是一個適合沙漠的人,沒有任何溫度,只有身體與風沙相互愛惜,也許下輩子會做一粒沙,在風中招搖著,在樹的縫隙中抵死不朽。
在每一個人心中,都會有那樣一個人,是和內心深處洶湧的悔意掛鉤的,他成了你在世間對天堂最稱心的描述,妄圖把你心中最神聖的光環贈與那個有他存在的世界。
人,有的是悲傷的來源,從某一微小的點開始,向四周的牆壁散開,可能我走過的路只是在一堵牆的間痕中反復地穿梭著,從來不知道什麼是開始或結束。
我從沒落的村莊踏馬而來,經過北京,直達呼倫貝爾,在廣袤的草原上,禿鷹一瞬而過,在白雲之間的光束中,我看到了你的影子,那白髮蒼蒼的闌珊細紋,在泛白的天際,混著湛藍的顏色,亭亭而立。我看著額爾古納濕地,野鴨雙棲,在古鏽的欄杆上,我嗅到了屬於你的那種腐爛的味道。
你晃晃蕩蕩的停在那裏,我的整個世界,都在你的視線內徘徊,來來去去,在空蕩的房間內,在刺眼的燈光下,毫無節制地,我又想起了你,想起紫紅色的血塊在你嘴角不斷蔓延,直到你一生的過往,都變成此時最無力的木偶人。
二十多天的隱忍,心臟的跳動與靜止,也不過是一地碎片的事,能割到手的,不是殘骸,而是整整的願景村 退費 那股執拗,我覺得自己很失敗,就像你說的,我沒有出息。我堅持太久的事,過了那樣一段追逐的歲月,一切都會變淡,我不知道,什麼東西會在時光誘惑下變得更濃?
有些時候,人只是在欺騙自己,用很多爛藉口,只為給自己一個心安理得下去的勇氣,而這份謊言,卻又要用無數謊言去累積,這樣的生活,就像是一艘觸礁的無人船,沒有任何支撐,只能聽天由命。
我不知道,人的一生,要經受多少傷痛才叫痛,經歷多少無助才叫迷茫,我多麼想生在一個沒有任何因果的角落,任憑上天賜予所有的風雨和動盪,這樣應該不會再有不安,然而正因了這份沒緣由的不安,才過分地榨取每一個路人的陽光,讓我靜靜活下去。
漫天的大雪肆無忌憚地隨意飄落,在無數次浸染後,生生地被撕扯成一首詩的無奈。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kensdsd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